您当前的位置 :商洛新闻网 > 民生投诉 正文
索罗斯:房地产已无法拉动中国经济
2019-07-10 20:10:08

    日本的量宽政策将使得中国制定实施货币政策更加困难,而且日元贬值将使中国出口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。

    现在世界上很多问题的关键,在于每个人都是期望趁下一个泡沫膨胀起来时,自己多受益,多捞一点,或者不让泡沫破灭伤害到自己。

    博鳌论坛进行到最后一天,昨天中午,年迈的索罗斯坐在高凳上发表演讲,言辞依然犀利逼人。

    索罗斯认为,大规模量化宽松使日本走上一条非常高风险的试验道路,并可能导致日元雪崩。而强行推行财政紧缩,可能摧毁欧盟。“如果在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善的情况下,各国竞相量宽,未来一年金融市场将会有很大动荡,欧元区将是风暴中心。”

    对于中国,索罗斯直言房地产已不能拉动经济,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上升,影子银行或导致银行更多坏账。不过他相信中国政府能够妥善应对,关键是要克服既得利益者的阻挠。

    日本量宽试验高风险

    昨天中午,在记者“见证”下缓缓用过午餐后,著名投资家索罗斯坐在高凳上发表演讲,虽然年迈,但言辞依然犀利逼人。

    对于日本正在采取的量宽政策,索罗斯表示忧虑。“大规模量宽,使得日本走上一条非常高风险的试验道路,如果成功,日本经济会加速发展,但风险是利率会上升,还债代价升高。”此前索罗斯在香港亦警告称,此举或导致日元雪崩,因为当日本民众认为日元跌势将持续,就会把资产移至海外,最终引发日元崩溃。

    “量宽不是目前形势下最好的政策,而且量宽需要各国更好地协调,否则会变成灾难。”索罗斯说,如果在经济基本面没有改善的情况下,各国竞相量宽,“预计未来一年金融市场将会很大动荡,欧元区将是风暴中心。”

    财政紧缩或摧毁欧盟

    欧盟正在实施财政紧缩政策,并加强集权式的央行管理,在索罗斯看来,这与日本反其道而行之,但同样危机重重。他认为,欧元区的主要风险是创建了货币同盟,但不存在政治同盟,没有共同的财政政策当局。此外,欧元区还面临一个致命缺陷,就是各国政府无法控制本国货币,导致区内较弱的国家不能通过印钞来解决债务,只能拖债。而金融系统为了利差而大量买入这些弱势国家的债券。演变至今,市场风险已经转嫁给所有比较弱势的国家,且不堪重负,金融系统也积聚风险。

    “欧债危机是欧元区成立时埋下的隐患导致的。”索罗斯说,“现在要解决危机,不能没有德国支持,默克尔很霸气,可惜霸气用错了方向。”他警告说,欧盟各国利益难以协调,强力推行紧缩财政政策,有可能摧毁欧盟。

    “中国有硬着陆风险”

    对于中国,索罗斯始终表现出一种“偏爱”。“自金融危机后,中国真的已经成为世界新星、重要增长引擎。”他说,不过,现在中国不能再依赖出口,因为其他很多国家都自顾不暇,贸易保护和贸易竞争加剧。他分析,由房地产推动的投资过热、国有银行积累了坏账、企业贷款难,种种现象说明现有发展模式无法持续,只能转变,要刺激家庭消费,降低储蓄率,但转型不会很快,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中国的房地产业现在已下降到GDP的34%,没有办法为剩下的三分之二经济带来资金支持,无法拉动经济增长。”索罗斯说,“当前中国经济放缓会导致消费谨慎,财政收支失衡,种种问题开始浮出水面,中国经济有硬着陆风险。”而且,影子银行中有很多房地产关联融资,风险也在积聚,将进一步提高银行坏账风险。

    “好在中国政府了解风险,有技能也有资源防止泡沫爆炸,正在逐步释放压力。”索罗斯表示,相信中国政府能够处理好,关键在于克服既得利益者的阻挠。

    此外,索罗斯认为,中国独立制定自己的货币政策,而外围比如日本的量宽政策将使得中国制定实施货币政策更加困难,而且日元贬值将使中国出口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。“我们有足够冲突,但缺少足够合作。”索罗斯说,相信在中国能够发挥积极作用,推动更紧密的国际合作,而这也将推动中国更持续的发展。

    下一轮危机或是通缩

    索罗斯疾呼重建经济新思维。“2008年雷曼破产,不仅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崩盘,同时意味着主流经济理论破产。”索罗斯表情沉重,“时至今日,雷曼被政府救了,但经济理论的破产并未得到解决。”

    索罗斯分析,之前主流的经济理论以理性假定和主张市场高度自由为主要特征,但市场并非像自然物理那样确定有规律,人类行为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他称之为人类不确定性原则。他强调,要重建经济新思维,“相信中国经济学家可以做出贡献,因为他们不太信仰美国大学里的教条理论。”

    “金融管理当局和市场参与者并不能真正理解市场的实际运作,这是现实,但很少有人承认这个事实。”他说,“由此对市场存在很多误解误读,而这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势。之前的错误已经给世界带来极大伤害,欧盟就是典型例子。”而要推行经济新思维,索罗斯认为,不仅要有杰出的强有力的政治家,还需要各国更好地协调,而现实中,不同政治领袖有不同的国家利益要维护,很难平衡妥协。

    “现在世界上很多问题的关键,在于每个人都是期望趁下一个泡沫膨胀起来时,自己多受益,多捞一点,或者不让泡沫破灭伤害到自己。”索罗斯批评说,很多政府不长记性,没有从过去的危机中吸取教训。而“下一轮危机可能是从我们背后打来一拳,不是人们预期的通胀而可能是通缩”。

    激辩日本量化宽松

    革命之举or饮鸩止渴?

    在昨天举行的博鳌论坛“货币政策反思”分论坛上,各方对日本实行量化宽松展开了激辩。

    “要从政权更替的角度来理解日本此次量化宽松。”日本银行前副总裁、大和总研理事长武藤敏郎表示,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是让日本摆脱通缩。虽然影响了央行独立性,但没有别的选择。而结果是市场反应远远超出预期,目前股价不断飙升,日元不断贬值,由此可以认为市场对安倍经济学持积极肯定态度。

    不过,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、行长李若谷当场反驳。“货币政策多年来都是为了控制通胀、维持物价稳定,现在却变成推升通胀,这是否意味着以后货币政策的目标要变成双向的?”他说,“全部经济体都搞宽松的结果是什么?肯定会是竞相贬值。”

    会后李若谷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强调,日本此举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弄不好会害人害己。“日本经济通缩的问题不在于货币,而是在于产业、国内政策、创新减弱等多方面,试图通过量宽来解决是饮鸩止渴。”

    中国该如何应对?李若谷告诉南都记者,此前欧美的量宽已经造成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,而日本此举将对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产生哪些影响,成功还是失败,还需观察。中国能做的,就是做好自己,加快机制体制改革,促进经济增长。

    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对日本央行表示同情,“这是非常重大的政策试验,是下猛药。”他说,“目前采用这种方法,是穷途末路孤注一掷,近似赌博。”标普首席经济学家PaulShear则称之为革命性举措,认为日本通过设定通胀目标可以改变人们的通缩预期,提振市场信心,并希望日本央行进一步扩大量宽规模。

    “量宽不一定能使日本摆脱通缩,日本应该实行产业改革,调整经济结构,而不是推低日元来恢复竞争力。”李若谷强调说,日本必须找到竞争力下降的原因,来对症下药。“日本竞争力下降,我也反对通过通胀来解决。”武藤敏郎回应说,只靠量宽确实不行,还要有经济结构改革,“但怎么做、能做到什么程度,是个问题,目前还没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此外,胡祖六表示,美国已经放慢购买国债的速度,这可以视为退出量宽的迹象,至少是在过渡。


相关阅读:
申博 hdgst.com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商洛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商洛日报社商洛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