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商洛新闻网 > 旅游休闲 正文
《网缘》
2019-07-12 01:06:13

时间:十月,阳光明媚


地点:许昌县某农民企业家小别墅前的草坪。


人物:


母亲:网名“麻辣烫”,农民企业家,豪爽泼辣,四五十岁。


女儿:大学生,母亲的工作助手,青春活泼,二十多岁。


公爹:网名“胡辣汤”,女儿的准公爹,某广告公司总策划,幽默风趣,五十多岁。


(幕启,女儿在远处擦着蓝色小轿车,母亲查阅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上。)

母亲(查阅笔记本电脑后打手机):哈啰,您是俄罗斯的巴甫洛夫斯基先生吗?我是中国河南许昌县的农民企业家吴萍,对就是网站www.麻辣烫.com的主人麻辣烫。刚才我看到您发过来的电子邮件,先生是想购买服装?您放心要啥样有啥样,俺许昌人诚信为本,热情好客,价格公道。中(解释地)啊,就是yes,好18点网上见,拜拜。(兴奋地)又是一笔几十万的大生意。


(合上手机感叹):哎呀,娘那个脚呀,你说这玩意儿好不好,这两年俺农民就靠这信息发了大财(向观众)哎,您上网上没有?上了,上了好啊。只有你一上网,所有信息一览无遗,所有客户 “一网打尽”!


女儿(突然从腋窝下钻出):


母亲:哟,吓妈一大跳,我可爱的小猫咪!


女儿:妈,你,刚才说的“一网打尽”有点不妥吧?


母亲:为啥?


女儿:你要“一网打尽”了,你网上那位网友不是就“立格楞”了嘛!


母亲:啊!(母亲手机彩铃声)“许昌那个美--”(天边的云朵上,显出将准公爹头像)


(母亲与准公爹用手机对话)


公爹:喂,您是“麻辣烫”?


母亲:喂,你是“胡辣汤”。


女儿:妈,是跟你的网友说话的吧?


母亲:去!(支开女儿)


公爹:麻辣烫,咱说话不方便吧?


母亲:没关系,我把闺女支罢走了。


公爹:那好,我说,你听。


母亲:中。


公爹:想我了没有?


母亲:嗯。


公爹:亲我一下!


母亲:哼--,“奔儿”。


公爹:再响一点!


母亲:“奔儿”。


公爹:拜拜--。


母亲:(合上手机)咦,这个胡辣汤先生,俺俩在电脑和手机上通过话,到现在还没见过面,刚才还“奔儿”让我这亲他两口。哼,一准又是个倒霉大叔的婚事中的任红恩――又一个老实玄。


女儿:妈,您骂谁呢?


母亲:我--,我骂那个看不见,摸不着冤家。


女儿:妈,今儿个你有没有约这位网上的冤家来咱家吧?


母亲:没有,咋啦?


女儿:刚才我收到俺桂子哥发来的电子邮件,他说他爹一俺那未来的老公公今天要来拜访你。


母亲:咦--,你这死妮子,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该吃药了,我还没有吐口哩,你就认下这老公公了?我可告诉你,我不管他孩儿是博士后还是“博士前”,他要多是还看不起咱乡下人,小心老娘我就给他吹灯拔蜡。


女儿:(撒娇地)妈,


母亲:中了,(看表),你公公是头一次来咱家,还不出去接接。


女儿:中!(嘟嚷着下)


母亲:(学女儿状)咦,中……哎,我得去赶快打扮打扮,让他见识见识俺乡下人的自尊。(下)


(女儿扶公爹上场。)


女儿:爸,俺妈听说您原来不大愿意找一个乡下儿媳妇,可能对您有点看法。一会儿她要是说哩那儿不得劲了,您可甭生气,啊!


公爹: 没事,没事,没事闺女。你没听人家说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;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。


女儿(嗔怪):爸!


公爹:咦!说差皮了,说差皮了。


母亲(着大摆裙,碧眼金发,从室内出):哈啰!


公爹:哎哟,闺女,家里有外宾?


女儿:爸,那是俺妈。


公爹:啊!农要民是想赶时髦,这城里人只有望洋兴叹了!


女儿:妈,这是俺爸。


母亲:乖乖,俺闺女都四只眼了,再加上这高度近视的准公爹,俺家真成了八只眼。


公爹(伸手):亲家母!(母瞪他一眼,拉过女儿)


母亲:把手收回去,你没听过国际礼仪讲课:女的不出手,男的少积极!


公爹:知道,知道。本人是学策划和公关的,能不懂这?我伸手是问你,你培养这棵好盆景售价得多少?


母亲(背白):这家伙转弯转的怪快啊!(对爹)我给你说,这盆景立陶宛的一位外国朋友已经交了定金了,价格不算高,才八千八百美元。


公爹:好,好,让我开眼啦!(行日本礼)


母亲:不好义希(意思)啦!(行日本礼)


(女儿捧腹大笑)


母亲:我给你说呀,我这个家呀,原来是想按北京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规格装修的,没想到让他们一施工,却装成这龟孙样了。乡里人不讲究,凑合着接待个外宾算了,让您见笑了,“许昌那个美――”(哈啰)ok,你是“谁儿”啊?噢,是新西兰的威尔士先生?您想要花木?什么,想问这里的情况?咦,我给你说吧,俺许昌县位于中原腹地,京广、京深两条铁路和高速公路南北贯穿,再说311国道两“面儿”(女儿用外语解释“两面儿”)几十公里净花木,啥品种都有! 我告您说,今天我就在网上把品种、规格、报价给您传过去。拜拜,撒油那拉。


公爹:妮他妈,对新西兰不讲日语,


母亲:咦,您懂得还不少哩!


公爹:不咋着,比你做这大生意差的远!


母亲:不中,不中。比着郑有全的瑞贝卡,杨宏伟的骆驼鞋业,那可是戴着草帽亲嘴,差老鼻子去了。


“许昌那个美--”。(母亲的手机彩铃又响起,母亲向公爹表示歉意):稍瑞,稍瑞。(接电话):哈啰ok,你是“谁儿”啊?噢,是新加坡的密斯特黄,想来许昌县投资?咦--,那好啊,俺许昌县的土地资源、人力资源丰富哩很哪,交通又发达,县政府服务又好,还有好多优惠政策呢。有好多商家在这儿投资。你来吧,你来了老大姐我给你牵线搭桥。ok,ok,拜拜,撒油那拉。


公爹:咦,又说日本话啦,你这业务嗨(还)老忙哩。那些老外咋都知道你的电话哩?


母亲:网上查的啊,你连这都不懂啊!


女儿:妈--,就你能!


母亲:好啦,好啦,说正事吧。您孩儿还在北大上学哩?


公爹:是,是。


母亲:学习咋样啦?


公爹:马六七胡,唏哩胡涂,正读博士后呢。


母亲:哎呀,我说许昌县崛起,俺村都要率先崛起呢,您孩读勒这么多年书,咋还在博士后边呢?得使劲儿往前拱哪!


公爹:啊--!拱,拱,还得往前拱。


女儿:(一笑):拱,拱!俺柱子哥是猪啊?(二人会意,哈哈大笑。女儿正脸说母亲):妈,你就别找茬勒,中不中啊?


母亲:咋啦,咋啦?博士后就了不起啦?那比尔盖茨先生大学都某上完,不照样当微软的老板,你能把人家咋着了?


女儿:妈,你要是再抬杠我就不理你了。


母亲:娘那脚,这还没咋着呢,那心就跑到人家家了。中,中,那就不问他孩了。(问公爹):老先生高寿啊?


公爹:五十六,刚刚五十六。


母亲:五十六?我还以为您上六十五了呢,咋看着您恁老相呢?


公爹(解嘲地笑笑):哈哈,老了好啊,姜越老越辣,古董越老越值钱,人越老越有经验,就像那歌中唱哩:“最美不过夕阳红,温馨又从容”。


母亲:哈哈,都有啥经验哪?


公爹:上过山,下过乡;掂过出头,扛过枪;修过电器,开过车床;烤过热红薯,卖过胡辣汤;会琴棋书画,懂吹拉弹唱。人送外号“百事通”,许昌县的活字典。


女儿:俺爸可是个大能人。


母亲:能哩还不轻哩!你还会唱戏?


女儿:俺爸给你一样,是咱县《百姓娱乐圈》第100期的戏曲擂主。


母亲:那--,会玩电脑吗?


公爹:不是老行儿。


女儿:听柱子哥说,俺爸也是个“电脑迷”。噢,俺爸还有个网名呢,叫--“胡辣汤”。


母亲(大惊):哎呀,他就是胡辣汤啊 !!!(蹲在地上)


女儿:爸,俺妈的网名叫“麻辣烫”!


公爹:乖乖,她是“麻辣烫”?(蹲在地上)


(女儿先后拍拍两人,两人均表示不让她管,女儿笑下)


母亲:胡辣汤,刚才挤兑您恁狠,你没生气吧?


公爹:没生气,我心里得劲哩给那扇儿搧的一样。


母亲:胡辣汤,你看俺人咋样?


公爹:麻辣烫,要叫俺评价啊呀,只有一句话――你是我心中的一支玫瑰花,(从衣袋中掏出一只红玫瑰)


母亲:那你没想到咱既是网友,又是亲家,又是……


公爹:又是啥呀,你说!


母亲:又是啥?你心里清楚。


公爹:这就叫割草割住兔子腿――<一举两得>。


女儿:(依偎在两人中间)对,麻辣烫掺着胡辣汤喝着有味!


母亲:中了,以后咱家可成了八只眼!


(三人哈哈大笑)


相关阅读:
welcom新二网址 www.jinan0531.com/amdf2dH5/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商洛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商洛日报社商洛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