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商洛新闻网 > 纪实 正文
梦里梨花开
2019-05-20 01:56:49

是梦,梦的开端是你离世的那天,这个梦,没有结局。专门为我所编织的这个梦境,只有我一个人在独自徘徊,期待每个清晨张开眼的时候,可以回到现实。回到春天与你坐在屋顶上,看屋后的梨花,开得灿烂,开了我整整的一个童年。

临近我的生日,我装上了满满的期待,外出打工的父母可以回来陪我过这个生日。午后的那个电话,将我所有的期待全部击碎。你看着无奈的我,小心翼翼地走过来,搭在我耳边问了一句:“孙女,你喜欢什么花。”由于父母不能回来的原因,我的心情也慢慢的浮躁起来,“梨花,怎么,我最讨厌兰花了。”我是故意说的这这句话,因为我看到了你手里拿的那盆君子兰。听我说完这句话后,你慢慢的把君子兰放在台阶上,坐在一旁矮凳子上抽烟。就那样,我的生日就那样过了,没有生日蛋糕,没有漂亮的衣服穿,甚至连家人都不在身边。

那样过了差不多四五年左右,我依稀还可以记得,那是个傍晚,你催促着我到屋后的小丘上去看看,至于看什么,你也没和我说,只是一个劲的催着。当我到了屋后时,我整个人都惊住了,“你的生日礼物,我给你补回来了。你不说你喜欢梨花吗。”你用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和我交流,要我怎么和你说,这屋后种了棵梨,都开了。我那时太惊讶了,以至于,我都忘了和你说,那其实并不喜欢梨花,那只是那想拿来气你的招数而已,我想着,我不开心的话,那大家就一起不开心吧,我没想到你会真的把这个礼物送给我。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错,因为你的原因,我慢慢的喜欢上了梨花。

你是什么时候走的?似乎就在那场梨花盛开不久。那是我和你看的最后一次梨花开,我们总共看了三次,那就是第三次。而你好像有了心理准备,居然还写了遗书,我也没想到,你会在遗书上面写道:屋后的那几亩地留给我的孙女。你走的那天,树上的梨花恰好全掉光了。天气干干的,偶尔也有几片灰云在天上飘着。你走时我问你,“为什么总是到傍晚才去看。”你动了动干裂的嘴唇,“我也没见过多大的世面,傍晚看的时候,就好像在下雪一样,和梦一样一样的,梦啊,我是最喜欢做梦了,特别是你喜欢的梦,我穷啊,没把你爸养得有文化点的,他就不用出去打工了,穷人怎么了?有文化就好了,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这下好了,我走了,你就能和他们在一起了,和爸他们一起出去打拼打拼,考上个大学,给我争点脸,别惦记我,常回来看看屋后的梨花。”

那晚你好像和我说了特别多的话,而我就只记得几句了,我有想过,是不是那几年你种梨树,太累了才走的。又或者是怎样怎样的,而如今都不重要了。你看得见吗,你离开的那天我没有哭,我想你一定不希望我哭。而我似乎也没见你哭过几次,就出了那年父母要把我接到外婆家住,你流过一次泪,别的,好像都没有了。我在外面受的气往你身上发,你居然还告诉我,别把气埋在心里面,发出来会比较好,女孩子心要简单点。

我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又和你在屋后看梨花开。而那棵梨树在你走后,那棵梨树似乎也走了,树心被虫蛀的都空了,再也开不出梨花了,那棵梨树和你一起去了。父母把我带离了那个地方,一起来到不知名的城市又开始生活。

你埋葬远方,还有我的梦,那个开满了梨花的梦。

初二:于蔚蓝


相关阅读:
哪里治疗阴部疱疹好 161057.com
相关新闻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商洛传媒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运营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
商洛日报社商洛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